那一天他坐在醫院的候診椅上,一臉純真的問我,說:『媽媽,我生病了嗎?可是我沒有覺得不舒服呀,你要帶我看什麼病呀?』他睜大雙眼等待著我給他一個答案。我抱著他,不捨的說:『有一種小朋友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要專心,但是他不是故意的…』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我不知道他懂不懂,但是看完病,醫生給了我個讓我如釋重負的答案,我忍住眼眶中的淚水抱抱他,原來是媽媽給你的要求太高了,開車回家的路上,他出奇的安靜,無辜地看著我,摸摸我的頭,給我一個鼓勵的笑容,說:『媽媽,我會盡量學著控制自己,你不要哭了。』那一天晚上,他一個人安靜的吃完一大盤義大利麵和2個蛋塔,還把盤子都洗好了,(雖然洗的不乾淨)。

        他喜歡畫圖,就像每個充滿想像力的小朋友一樣,雖然我常常看不出他畫什麼東西。第一次帶去畫畫老師家,老師拿了張紙要他自由畫,他拿著簽字筆不加思索的畫了好多個不一樣的機器人,有會產生雷射光的、有長得像情報員的、也有像菩薩的機器人、還有會幫媽咪做家事的機器人…。老師笑著說,這個小男生會是個很有趣的小學習者喔。上星期他參加美術班鑑定考試,其中有個線畫題目是「一千年後的世界」,考完後,問他畫了些什麼,他說就畫了一個老人在森林裡,拔拔聽到後氣的大罵,「每星期帶你去科博館都白費了…」,我氣的那個星期都只允許他看discovery頻道,並把他喜歡的漫畫書沒收,可是成績單收到後,卻是出奇的高分,才和拔拔檢討,沒天份的我們是該放手了。 

文章標籤

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